财新传媒

观念|动物保护,我们落后在哪儿

2020年02月15日

在今天新冠病毒疫情爆发的景况下,我们亟需将尊重生命、爱护弱小、爱护动物的基本理念传达给百姓

专栏|超级碗中的风浪

2020年02月15日

族群分割的现实总要有人去打破,不用刀枪,不必流血,甚至不用声嘶力竭,只要让歌声响起

专栏|唐诗里的长安·王城客心

2020年02月15日

大家都想长住京城,可京城绝不可能将他们全数留下。于是,城市结构本身就是政治平衡之术的一个缩影

专栏|命,常命,非常命

2020年02月08日

如何挺立在突发危机的巨浪面前而不倒,这是每个人必须要过的精神之坎,也是一个民族集体意志与文明强健的成年礼

专栏|灾难记忆

2020年02月08日

17年前呱呱坠地的婴孩,马上要行成人礼了。惟愿17年中经历两次病毒灾难的民族能够形成灾难的集体记忆,吸取教训,日趋成熟

随笔|武汉抗疫日记(2020年1月27日-2020年2月3日)

随笔|武汉抗疫日记(2020年1月27日-2020年2月3日)

2020年02月08日

惟愿我们能有记忆:记住这些不知名的人,记住这些枉死者,记住这些悲伤的日夜,记住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在这个本该欢乐的春节中断了人生。否则,我们怎么对得起那些和我们共同建设、共同享受过武汉的人们

随笔·闲人闲谈|自由的价格

2020年02月01日

对权力来说,爱戴一钱不值,服从才是真谛。假笑比真笑要有价值得多,因为后者是连三流的喜剧演员也能做到的,要得到前者,至少也得是四流政客

专栏|逛书店,淘旧书

2020年02月01日

当时逛书店的目的,新书固然不忍落下,更要紧的是,常逛的这些书店往往另设旧书经营项目,常逛常新,淘旧书的乐趣远远大于买新书

专栏|小事见人性

2020年02月01日

命案相对于日常生活是极端事件,人在日常中不易展露的个性,会以更有力、更简洁的方式得以展露。反复读克里斯蒂,一部分乐趣在此

随笔·人世间|一个人过年

随笔·人世间|一个人过年

2020年02月01日

一个人过年,当然需要些契机,讲得出来很多个人理由。例如自由职业可以错峰回家,原生家庭关系复杂,真心想避开七大姑八大姨扎堆问话等等。但撬开这个缝隙的所有人,都同样不易

专栏|奈何离婚

2020年01月18日

企财与家财各有各的边界,不可越雷池一步。否则,债务极有可能穿透公司的有限责任而直抵家庭,刑责将追缴罚没违法所得而殃及家庭

专栏|别告诉Kimberly Yam

2020年01月18日

表现文化差异不能表面化。亚裔有着和西方人一样的喜怒哀乐,又能用东方智慧解决问题,这才是年轻亚裔们所渴望的在银幕上的再现

随笔·九十自述|以开会为业

随笔·九十自述|以开会为业

2020年01月18日

我第一次出国,连续参加了两次会议,到了好几个地方,不但领略异国风光,还与这么多名人近距离相处,这一切对我这个初出茅庐的小翻译都十分新鲜

专栏|由“司伯灵锁”说开去

2020年01月11日

虽说上大学才开始学英语,读到这里立即明白,这从小就知道的“司必灵”,原来就是英语弹簧“spring”的音译,不禁会心一笑

专栏|饭圈出圈

2020年01月11日

当饭圈文化试图侵噬圈外的公共讨论时,反而更需要我们警惕,用事实和逻辑驳斥谬论,积极说理,将公共讨论拉回到议题本身

历史|神圣的闹剧:美国禁酒运动始末

历史|神圣的闹剧:美国禁酒运动始末

2020年01月11日

1920年至1933年实施的禁酒法案,对美国社会最大的伤害是破坏了人们对法治的敬畏——当人人都是违法者的时候,这部法律既没有权威,也伤害其他正常的规则权威

科学|列文虎克显微镜下的世界

科学|列文虎克显微镜下的世界

2020年01月03日

尽管和牛顿吵了一辈子的罗伯特·胡克才是用显微镜进行科学观察的第一人,但真正用显微镜观察到微生物活体的人,却是非科班出身的列文虎克

专栏·唐诗里的长安|熟悉和不熟悉的长安

2020年01月03日

习惯了旅行的现代人与他想象中的古代城市迎头相撞,而一个向往着长安的唐代人,一觉醒来,已经置身于它热气腾腾的时间里了

专栏|邻人秘密

2020年01月03日

这对夫妇说出了秘密,导致俄罗斯兴奋剂体制的传闻被做实。从他们发声的那刻起,“叛徒”的身份恐怕一生难免,普京甚至称他们为“犹大”

随笔·游思录|广岛,广岛

随笔·游思录|广岛,广岛

2020年01月03日

这座城市把自身的苦痛展示给世界,最终却收获了一个老生常谈的结论: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

专栏|不是柳暗花明,而是鸡飞蛋打

2019年12月28日

过度治疗的临床境遇之一是哲学修辞的缺失——血压升高不等于高血压病,骨骺减少不等于骨质疏松,肾功能减退不等于慢性肾病

随笔·人世间|年末,离婚调解室的一小时

随笔·人世间|年末,离婚调解室的一小时

2019年12月28日

没想到,几乎从来没有想过要结婚的我,第一次来这种地方,却意外观摩了人在抉择解除婚姻的最后时刻

老庄拾题|读与不读,懂与不懂

2019年12月21日

理解一本古书,最用不着的就是乞灵于一些宏大而空洞的字眼,并不是它们不曾表达什么,而是它们长期以来被人们用来假装成对纷繁事物的理解

专栏|岁暮咏怀

2019年12月21日

冬天是进补以颐神养气的时候,天寒风紧,什么都比不上一锅热腾腾的涮羊肉,一壶烫好的清酒,外加一本灯下读不完的厚书

随笔·九十自述 |翻译往事

随笔·九十自述 |翻译往事

2019年12月21日

我在外文上遇到这么多高手无保留的指点,无形中大受教益。我只有本科学历,那几年等于上了研究生,完成从书本到实用的过程,是很幸运的。应该说,我学习也很虚心,很用心,不大重复同样的错误,所以,他们大概也认为我孺子可教,都很愿意给予点拨

最新文章

财新微信

热词推荐
曹建海 总统辩论 极右翼 东北特钢集团 辅仁药业 全国人大常委会 同洲电子 李雅 诚通集团 张进 交易商协会 雷洋案尸检 布雷顿森林体系 股灾 阿根廷总统